设为首页收藏本站

郑氏论坛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搜索
热搜: 活动 交友 discuz

革命家---郑天翔

[复制链接]
和林人 发表于 2013-10-17 10:17:35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郑天翔

乌兰察布文化研究 岱海滩走出的革命家郑天翔郑天翔——一位从内蒙古乌兰察布市凉城县岱海滩走出来的老一辈无产阶级革命家。他是曾经担任过党和国家领导人,至今仍健在的为数不多的老革命。在2012年新春中央团拜会上,他的名字在老同志名单中位列第二。当郑天翔出现在中国各大新闻媒体时,人们不约而同地都在为这样一位世纪老人,一位具有传奇人生的老革命,寄予由衷的敬意和祝福……
漫漫求学路
        1914年11月,郑天翔出生在岱海湖畔的六苏木南房子村。郑家是当地的大户人家。祖父郑万年是一位郎中,在左云、右玉、凉城、和林颇有些名气。除悬壶济世外,郑万年还以经营药材多有积累。之后,便开荒栽树,买房置地,扩展家业。
        到父亲郑连当家时,郑家已是土地千亩,牲畜成群,房屋窑洞几十间,长工十数人的大户。虽谈不上富甲一方,但家境殷裕,已是远近闻名。
        二叔父郑恒,又名郑公府,是个文化人,毕业于北师大。抗战前曾任凉城县的劝学所长、财务局长、农会会长。“七七事变”后,弃官从戎,参加了八路军,曾担任过八路军六支队、120师警备六团参谋。后解甲归田,进修中医,是当地有名的中医。郑恒曾在凉城联合办过同济水利公司,修建福禄祯祥四条灌溉渠,使当地百姓受益不少。
        郑天翔的弟弟郑庭烈早年参加革命。解放战争期间,曾任我凉城县的区长、集宁县县长等职。
        童年时期,郑天翔衣食无忧,也受到良好的学业教育,曾在凉城县民国时期教学条件最好的永新南街小学就读小学。
        1929年,年少志大的郑天翔早早离开家乡,开始步入长达8年的漫漫求学路。他先在绥远省的归绥(呼和浩特市)省立一中读初中。后转入北平(北京)市立一中。1931年,郑天翔考入北平师大附中读高中,与王士光(王光美的胞兄)等结为同窗。
        “九·一八”事变,日本军国主义侵占东北三省。消息传来,激起老师和同学们对日本侵略者的极大愤慨。语文老师夏承焘课堂上泪面痛讲杜甫“国破山河在,城春草木深”和岳飞《满江红》诗词的情景,深深地镌刻在郑天翔的记忆里。自此,救国兴邦,报国为民,成为郑天翔的人生志向,也变成他博览群书,寒窗苦读的求学动力。
        1934年,郑天翔以优异的学习成绩考入南京中央大学农学系。然而,入学后的一年时间里,攻读农业化学专业的郑天翔,对中央大学沉闷的政治气氛,心中感到十分压抑与不满。于是,他毅然决定放弃中央大学,把择校深造的目光投向北平清华园。
        1935年7月,郑天翔回到北平,遇到准备考大学的同乡旧识宋汀(后为郑天翔夫人)。他们一起复习功课,互相借书、送书,郑天翔还为宋汀补习英文。经过一个多月的紧张复习,郑天翔如愿考入北平清华大学,先后攻读外国文学、哲学专业。宋汀考入济南的齐鲁大学。就在这时,在北大就读的郑天翔的高中同学王士光也不约而同地考入了清华,他们又在这所中华名校再度同窗。


奋勇投身抗日救亡斗争


        1935年冬,日本侵略者把魔爪伸向华北。
        北平街头,日本人肆虐横行。而国民党投降派却认贼作父,与日寇狼狈为奸,大搞“华北五省防共自治运动”。
        日寇的侵略行径,国民党投降派的卖国政策,引发国人极大愤慨。在祖国山河破碎,人民遭受奴役的危难时刻,郑天翔同清华等各大院校的学子们奋起反抗。1935年12月9日,学子们的抗日救亡行动如同火山一样爆发。在中国共产党北平学委的领导下,郑天翔和他的同学们一起投身到震惊中外的抗日救亡学生运动中。这就是彪炳史册的“一二·九”、“一二·一六”运动。
        那几天,郑天翔与几千名爱国学生涌上北平街头,面对军警的围堵与拘捕,高举“打倒日本帝国主义”、“反对华北自治运动”、“停止内战,一致对外”的大字横幅标语,高呼战斗口号,举行了声势浩大的游行示威活动和罢课斗争。
        1936年2月,郑天翔秘密加入左翼作家联盟和民族解放先锋队,进行抗日救亡斗争。他与赵德尊、王瑶、赵俪生、赵继昌等学友秘密组织左翼作家联盟清华园小组。与裴鸿昌、武新宇、李舜琴、梁化之(梁寒冰)等发起组织晋绥旅平同学抗日联合会。
        是年春,为扩大“一二·九”运动的政治影响,唤醒民众,一致抗日,郑天翔积极参加民族解放先锋队组织的南下宣传团、救亡团、请愿团的活动,宣传抗日,进行抗日救亡斗争。
        2月29日,郑天翔积极参与反搜捕和营救关押学生的斗争,举行游行示威,抗议当局逮捕关押爱国学生。
        3月31日,为抗议被捕学生郭清病死狱中事件,参加了抬棺游行示威。郑天翔与姚依林、赵德尊、李昌、杨学诚、王瑶、赵俪生7人抬棺走在游行队伍第一排。游行队伍遭到军警围攻被冲散。
        6月13日,郑天翔组织举行声援“二十九军保卫华北”,要求天津当局“清查海河浮尸”的大型游行活动。
        10月24日,郑天翔同左翼作家联盟清华园小组成员,组织了在清华园举行的鲁迅追悼会。他亲笔题写“树新兴文艺之教育,教育青年,教育大众;为社会解放而战斗,战斗到底,战斗到死”的挽联。
        12月12日,郑天翔组织参加了纪念“一二·九”运动一周年和支援绥远抗战的大游行。“西安事变”后,参与蒋南翔、王达仁、熊向辉等左派学生发起的联合右派学生一致抗日救亡的统战活动。
……
        这年岁尾的一天,清华大学文学院学长、北平学委秘书处负责人赵德尊找郑天翔谈话,秘密介绍他加入中国共产党。历经抗日救亡斗争考验的郑天翔,由一个进步知识青年走上职业革命的道路。
        “七七”事变之前,郑天翔受赵德尊单线领导,在北平学委秘书处秘密从事编辑、油印、保管文件等北平学运组织工作。同时,他和学友们继续通过“左联”、“民先”和“旅平同学会”等抗日组织,领导和组织同学们进行秘密的或公开的抗日救亡斗争。


到革命圣地延安去


        “七七”事变,北平沦为敌占区。
        郑天翔受党组织指派,秘密联络、争取和安置北平、天津、济南等地大学的流亡学生,本着尊重流亡学生的个人选择意愿,引领他们参加革命,组织他们到革命圣地延安。
        一次,郑天翔联络到流亡北平的宋汀、冀文广、陆平、孙陶林、蒋文彬等。几天后,郑天翔与他们躲开日本兵的重重盘查,自北平、经天津,到了济南。
        在齐鲁大学流亡学生接待处数日后,他们不甘殖民统治,不屑封官许愿,毅然决定奔赴延安。郑天翔联络一些进步学生,冲破日伪的封锁和阻挠,避开国民党的诱引与拉拢,经过一个多月的长途跋涉,历尽千辛万苦,冲破千难万险,终于在秋高气爽的季节里,来到了向往已久的延安。巍巍宝塔山,滔滔延河水,让胸怀一腔热血的郑天翔和他同行者,看到了一片敞亮明媚的新天地。
        在延安,郑天翔和许多初到延安的青年学生一样,都要先在延安陕北公学学习一个阶段。陕北公学的学员来自全国各地,郑天翔被编入公学四队。
        郑天翔到延安不久,宋汀她们也相继从济南赶到延安,他们得以再次相聚。
        学习期间,郑天翔他们享受着陕甘宁革命根据地的安宁与清馨,体验着革命圣地充满激情的革命气氛,滋润着从未体味过的政治营养,也即系统地学习了马列主义的革命理论、军事理论和军事技能。期间,接触到了许多党和军队的重要领导人,亲耳聆听了毛泽东、刘少奇、陈云、贺龙等许多中央领导同志的著名演讲。
        宋汀被编入公学五队(女生队),除了学习之外,还认识了许多革命战友,诸如卓琳(邓小平夫人)、浦代英(卓琳的大姐)、雷迅(卓琳的二姐)、于若木(陈云的夫人)、于陆琳(于若木之妹)、吴景之(李维汉后来的夫人)、杜凌远(吴亮平夫人)及胡乔木的妹妹等等。
        1938年3月,郑天翔完成了在陕北公学的学习任务,被组织分配留在陕北公学工作,任生活指导委员会训育科干事,后在公学同学会工作。就在这年8月1日,郑天翔与宋汀在延安双双步入婚姻的殿堂。那天,他们只用3块钱在机关合作社吃了顿饭就算结婚了。
        没有庆典,没有仪式,也没有人祝贺,甚至没有人知道,但是,这两位世纪老人却相知相爱、相濡以沫地走过了他们风雨无悔的七十多年,如今,他们依然牵手相随,依然心心相印地走着他们的人生之路。
        此时,正值中华民族与日本侵略者展开浴血奋战的抗战初期。不可一世的日本侵略者,企图一举吞并中华大地,除集结精锐部队正面进攻外,还经常派出飞机对我后方进行轰炸。延安自然是日寇轰炸的重点目标。面对日寇的嚣张气焰和侵略罪行,郑天翔和许多在延安的青年,纷纷要求奔赴抗战前线,将自己的一腔热血洒向疆场。
        1938年11月21日,延安又一次遭受日寇飞机的狂轰滥炸。就在这次大轰炸的第二天,郑天翔、宋汀等许多知识青年被组织派往各个抗日前线。


在晋察冀的日子里


        11月22日,郑天翔与宋汀这对新婚不久的年轻夫妇,被分配到晋察冀根据地。
        当他们身着八路军军装,奔赴抗日前线那一刻,一想到很快就要与侵略者进行面对面的战斗,个个都情不自禁地向延安挥手告别:“再见延安!等候我们抗日杀敌,打击侵略者的胜利捷报吧!”
        在去往晋察冀前线的途中,郑天翔、宋汀他们在山西忻县一带,路遇时任晋察冀中央分局书记的彭真。来去匆匆,不知这位共产党的大人物记没记住这对刚刚新婚不久的年轻人,但在十年后彭真担任北京市委书记期间,郑天翔也出任北京市委副书记兼秘书长,成了彭真同志手下的主将和左右手。又是一个十多年之后,彭真同志担任全国人大常委会委员长,郑天翔也随之出任最高人民法院院长。
        他们经过一个多月的行军,穿过敌占区,跨越封锁线,进入了太行山区,来到了晋察冀抗日前线。起初,郑天翔被分配到北岳区党委做宣传工作。宋汀先分配到北方分局党校,后到易县任宣传部长。
        1939年1月,郑天翔被组织任命为北岳区党委宣传科长。同年,晋察冀中央分局调郑天翔担任聂荣臻司令员的秘书。此后的五年多时间里,郑天翔跟随聂荣臻司令员参与对侵华日军的作战和晋察冀抗日根据地的开辟和创建。在这一时期,是晋察冀抗日根据地抗日斗争极其残烈的阶段。日本侵略者为消灭晋察冀抗日根据地,消灭共产党领导的八路军和其他抗日武装,进行了反复多次的“大扫荡”。日本法西斯所到之处,野蛮地实行烧光、抢光、杀光的“三光”政策,四处修碉堡,挖封锁沟,血腥屠杀我抗日军民,疯狂制造“无人区”,给我抗日根据地军民造成极大威胁与困难。1940年至1942年期间,郑天翔他们的生活十分艰苦,吃的不是煮黑豆,就是玉米糊糊拌野菜,甚至是树叶,常常是几天都见不到一点米面。在这种情况下,他们依然不屈不挠地与日寇展开殊死战斗,不畏流血牺牲,不怕艰难困苦,广泛展开游击战、破袭战、麻雀战、地道战、地雷战,进行持久反“扫荡”斗争,坚持和拓展了晋察冀抗日根据地。
        1943年,郑天翔兼任中共河北省阜平县委副书记、宣传部长,领导组织阜平地区的抗日斗争,开辟和巩固根据地,建党建政,发动群众,建立抗日武装等工作。
        1943年8月,中央指示,聂荣臻带领晋察冀的有关同志回延安参加整风运动,并准备出席党的“七大”。郑天翔作为秘书随行,得以第二次回延安。
        聂荣臻司令员回延安时,由吕正操将军率部护送。途中,郑天翔与聂荣臻、吕正操等晋察冀领导同志朝夕相处,披星戴月,风餐露宿,翻越太行山区,穿过三晋大地,从冀中平原一直走到黄土高原。
        郑天翔随聂荣臻司令员西渡黄河后,吕正操部队就留在晋绥根据地,编入晋绥部队主力。10月中旬,郑天翔随聂荣臻司令员抵达延安。


“七大”上和伟人们近距离接触


        1945年春夏之交,第二次回延安工作了近两年的郑天翔光荣地当选为中共“七大”代表,出席了党的这次历史盛会。
        4月23日下午,郑天翔与到会的547名党代表、208名候补党代表肩负着中华民族的希望,承载全国121万共产党员的重托,昂首阔步走进杨家岭中央大礼堂。在这个庄严而神圣的大礼堂里,主席台后壁两面鲜红党旗中间悬挂着的毛泽东主席和朱德总司令的巨幅画像。主席台上端悬挂着“在毛泽东旗帜下胜利前进”的红布黄字的大横幅。主席台上摆在几张铺着白布的长条桌和十几把木椅,台下,整齐地排列着几十排长条椅。主席台对面墙上端张贴着“同心同德”四个大字的横幅,两侧分别挂着“坚持真理”、“修正错误”两幅大字条幅。整个会场显得淡雅中透着朴素,庄严中又不乏和谐。
        在这个全中国革命精英荟萃的大厅里,和这些未来共和国的栋梁们坐在一起,郑天翔百感交集,他为自己有幸参加党的这次盛会而感到由衷的骄傲和自豪。
会议期间,他仔细聆听着毛主席那浓郁的湖南口音的雄壮有力的开幕词和《论联合政府》的政治报告;刘少奇关于修改党章的报告;朱德的《论解放区战场》的军事报告;参加了大会、小会的讨论,投票选举了以毛泽东、朱德、刘少奇、周恩来、任弼时为书记处书记,毛泽东为中央委员会主席的党的中央委员会。
        大会选举前,毛主席同其他中央领导同志曾经一起去看望大会计票工作人员,并在热烈的气氛中亲切地与大家交谈。毛主席和其他中央领导同志分别向计票员们仔细询问着他们的工作、学习、生活和家庭等情况,鼓励大家认真细致做好计票工作,为开好大会作出贡献。当毛主席走到郑天翔面前时,问到郑天翔是哪里人,郑天翔回答是绥远人。毛主席对郑天翔的内蒙口音似乎有些不太懂。恰巧同是大会计票员的晋察冀老战友刘杰在一起,便主动当起了郑天翔的“翻译”。毛主席问,郑天翔答,刘杰“翻译”,就这样,郑天翔第一次与一代伟人毛泽东作了近距离接触和面对面交谈。
        大会在计票时,毛主席又一次来到计票的地方,大概是郑天翔高挑清瘦的个子有点引人注目,或者是曾经有选举之前的谈话,他又一次走到正在计票的郑天翔跟前,问道:“秦邦宪和王明当选没有什么问题吧?”
        郑天翔赶紧站了起来回答道:“票还没有完全统计出来,但看目前的计票情况应该没有什么问题。”
        毛主席点了点头说:“那就好,那就好,虽然他们有错误,但还是共产党员嘛!”


奉调回绥蒙


        在延安出席“七大”会议期间,郑天翔不失时机地经常拜会绥远来的代表。他见到的有乌兰夫、杨植霖、奎璧、白成铭、高铭卿、刘秀梅等十几位同志。其中有些人是郑天翔很早就熟悉的老战友、老熟人。同时,新结识了绥蒙地区工作的张达志等领导同志。
        张达志对郑天翔却一见如故,打心眼喜欢上他这个大知识分子。于是,便暗暗地打起调他回绥远工作的“主意”,和乌兰夫商量,乌兰夫亦有同感,随即亲自出马找中央领导和中央组织部,希望能调郑天翔回绥蒙工作。乌兰夫和张达志担心聂荣臻司令员不放,找到聂荣臻司令员“诉苦”,最终还是从聂老总身边“挖”走了郑天翔。
        1945年夏天,“七月流火”。郑天翔告别聂荣臻司令员等晋察冀领导同志和战友,随绥蒙的杨植霖、奎璧、白成铭、高铭卿、刘秀梅等十几名高级干部离开延安,冒着酷暑北上绥远。
        出发时,杨植霖把自己心爱的黑战马送给了郑天翔。经过十多天的急行军,他们穿越了陕西的甘谷驿、延长、延川、清涧、绥德等地,在佳县的碛口东渡黄河,又经山西的兴县、岢岚、五寨县抵达偏关。
        时下的偏关是绥蒙党委、政府所在地。
        在偏关,郑天翔认识了高克林,重逢老友苏谦益,见到姚喆、武开章、张毅忱、杨业澎、成枫涛、刘乐善、黄立清、冀文广等一大批在绥远长期坚持斗争的领导同志。也见到了许多早知其名而未见其面的同志和战友。
        当时,绥蒙区党委的组成是:书记高克林,副书记苏谦益,组织部长武开章,宣传部长由苏谦益兼任,城工部长潘纪文。
        绥蒙政府组成是:政府主席乌兰夫,政府副主席杨植霖,政府秘书长王铎。
        绥蒙军区:姚喆任司令员,高克林兼任政委,张达志任副司令员兼副政委,饶兴任政治部主任,邓家泰任副参谋长。
        在绥蒙区党委的领导下,根据毛主席提出的“扩大解放区,缩小沦陷区”的号召和“晋绥边区今年(1945年)要扩大一倍,主要发展方向是雁北和绥远”的指示,郑天翔同杨植霖、奎璧、白成铭等参与组建了中共塞北地委。
        1945年8月,在日本宣布无条件投降前夕,郑天翔和高铭卿等奉命接管绥南的凉城、丰镇、和林等地。他们火速骑马离开偏关,赶到清水河便分开行动。郑天翔带着4名干部与清水河县委书记石生荣接上头,由石生荣派秘密交通员星夜送到凉城境内。
        紧急行军路,他们马不下鞍,人不脱衣。饿了啃口干粮,渴了喝口河水,困了就地打个盹儿。数天后,在凉城县马头山一带的厂汉营,郑天翔与丰凉县负责人侯作贵、许振湖(刘乐善)取得联系。丰凉县是我大青山抗日游击根据地坚持最好的县级政权之一,当时控制区域达到8000多平方里,260多个村庄,12000多人口,建立了3个区,7个党支部,发展了100多名党员和几十人的游击武装。郑天翔与丰凉县的同志们见面后,握着许振湖、侯作贵的手说:“我很早就听说你们了,你们能够在蛮汉山和马头山坚持持久的艰苦卓绝的抗日斗争,终于迎来了胜利这一天,真是不容易呀!”
        这时,绥蒙区党委命令他们立即接管丰镇。郑天翔向许振湖、侯作贵详细了解丰镇的情况后,指示许振湖、侯作贵二人集中丰凉县的游击武装,火速向丰镇城进发。在长城脚下的七墩沟村,他们与冀文广带领的游击队会合。
        这时,苏蒙红军已进入东北和察哈尔地区,东北和察哈尔大多数地方已经解放,日本宣布无条件投降。晋绥部队的部分主力以及绥蒙军区部队正沿着平绥线向丰(镇)绥(归绥)一带挺进。绥蒙区党委重建绥南工委,张毅忱担任工委书记,高明卿担任副书记,郑天翔担任敌工部长。重组绥南专员公署,由郑天翔兼任绥南专署专员,并任命王修为和林县县长,王曙光为清水河县县长,李向克为托克托县县长,李光为凉城县县长,冀文广为丰镇县县长。
        在郑天翔的直接领导和指挥下,丰凉县(丰镇县)用很短的时间将原来只有三、四十人游击队扩充到80多人。郑天翔带着这支既无统一着装,又缺少枪支弹药的游击武装接管丰镇城,就连郑天翔也是光着脚板进的丰镇县城。当地老百姓亲切地称呼他“光脚专员”。
        在丰镇,部队纪律严明,秋毫无犯,赢得群众广泛赞誉。他们施政安民,清查汉奸恶霸,维护社会秩序,召开群众大会和各种座谈会,宣传党的方针、政策及政治主张,宣传绥蒙地区各级人民政权的建立,扩大了共产党、八路军的影响。缴获日伪溃逃时留下的大量武器装备和物资库,将游击队装备为一支比较精良的骑兵武装。
        三天后,国民党军勾结伪军抢夺攻占丰镇。敌我力量悬殊,郑天翔带领新组建的丰镇县委、政府及游击队武装为避敌锋芒,主动撤出丰镇。


支援平绥战役


        时至深秋,秋风萧瑟。郑天翔他们撤出丰镇后,先在丰(镇)东活动,后又转战到马头山、蛮汉山一带。在这一时段,郑天翔曾深入到蛮汉山区的归凉县开展工作。他同归凉县(凉城县)县委书记李云龙和北四区区长、游击队长田恩明带领的20多人的骑兵游击队,走遍归凉县5个区。归凉县是我党在大青山地区最早建立的抗日民主政权之一,也是坚持抗战最好的县。我控制区域达18500平方公里,人口5万多人,780多个村庄,建有5个区,各级干部125人,党员99人。县区游击队总人数达200多人。
        郑天翔从归凉县返回丰凉县不几天,就到凉城与工委书记张毅忱等北上的绥南工委机关人员会合。那天,绥远国民党军从丰镇调集号称一个师的兵力抢夺新堂。我358旅第27团和李云龙的百人游击大队,依托坚固的城墙奋起反击。郑天翔不顾一路鞍马劳顿,马上投入战斗,战斗非常激烈,持续4个多小时。后在吕正操、孙志远率领晋绥东进纵队的增援下,里应外合将进犯之敌歼灭。史称“新堂保卫战”。
        新堂一战,郑天翔得以与吕正操重逢。在绥南工委领导下,郑天翔与凉城县的李云龙、韩明等为吕部筹集大量粮草、军鞋等军需物资,还动员几十名游击队员和当地青年参加了吕正操的部队。
        这时,绥蒙区党委决定,将绥南工委改为地委。绥南地委的组成是,张毅忱担任书记,高铭卿担任副书记兼组织部长,金灿然担任宣传部长,郑天翔任敌工部长。辖丰镇、凉城、和林、托和清、清水河县委及右玉东山沟、大同五、六区委。绥南专署由郑天翔担任专员,杨建林担任副专员。绥南专署还组建了保卫大队,军队序列为晋绥十一分区,司令员黄立清、政委张毅忱、参谋长曾征。同时,丰凉县改为丰镇县,归凉县改为凉城县。
        8月底到9月上旬,绥东、绥南大部分地区为我所控制,绥蒙区党委、政府随即进驻集宁。由此,加剧了绥远国民党军的疯狂抢夺,奉蒋介石密令,他们不停地调兵遣将,围攻和袭扰我绥蒙解放区,向八路军抢夺胜利果实。沿平绥路之绥东、绥南广大地区一时战火四起,“争夺拉锯战”不停。
        此时,绥南各级党政领导机关只能随军开展建党建政、扩大地方游击武装,动员补充兵员、筹集粮草给养、转运护卫伤员等支前工作。丰镇第二次解放后,郑天翔率绥南专署第二次进驻丰镇。10月上旬,因敌我力量悬殊,我绥东、绥南多数城镇和战略要地被国民党军抢占。为适应形势变化,绥蒙区党委对绥南党政机构作出临时调整。“精简干部,合并机构,取消绥南地委,地县合并,成立凉城中心县委。和林县委、托和清中心区委受凉城中心县委领导,以郑天翔、张继先、成枫涛、李云龙、许振湖为委员,郑天翔任书记。”绥南专署及各县政府对外名义仍存在,内部由中心县委统一领导。
        为击败国民党军的疯狂抢夺,保卫抗战胜利果实,开辟绥蒙解放区,10月16日,中共中央向晋察冀中央局、晋绥分局发出《对平绥战役意义之指示》。从10月17日至12月12日,由聂荣臻、贺龙分别指挥晋察冀、晋绥部队发起著名的平绥战役(亦称绥远战役、绥包战役)。此战役我军由东、南、北三面对绥远国民党军形成围歼之势,共歼敌12000余人,收复卓资山、集宁、陶林、凉城、新堂、和林等多座城镇,解放绥东、绥南60余万人口的广大地区。彻底粉碎国民党建立“热察绥防共隔绝地带”的战略企图。
        平绥战役发起的第五天,丰镇第三次解放,郑天翔率绥南专署机关第三次进入丰镇。这一时段,绥南各级党政机关的中心工作是,围绕绥远战役开展支前。郑天翔整天奔忙于参加各种会议,布置支前任务,与部队联系协调,组织各县区筹集运送粮草和军鞋,组织担架队运转伤员,组建支前民工队伍,开展拥军活动,深入县区检查督促。有力保障了平绥战役的顺利推进。
        卓资山战斗前,郑天翔、李云龙随高克林到左云面见贺龙接受支前任务,并随同贺龙北进凉城。提议并指派蔡子萍及游击队为晋绥司令部支前联络分队;与李井泉、余秋里、黎化南等多次研究支前工作,保障部队后勤供给;四纵司令员陈正湘率部途经丰镇时,郑天翔组织丰镇县区为部队解决粮草、军鞋、担架队、运输队所需,确保部队按时开赴集宁前线。
        同时,郑天翔借助平绥战役的有利时机,在很短的时间内,把百人专署保卫大队迅速扩充到几百人几百条枪的地方武装。发展生产和城镇工商业,改善人民群众生活。组建公安队伍,维护地方治安。侦破敌特组织,镇压和处理汉奸和敌特人员。争取民主人士和知识分子,扩大统一战线。
        时至隆冬,天寒地冻,平绥战役结束,绥蒙局势好转。丰镇县划归绥东地区。恢复绥南地委和专署,机关驻地迁往凉城。是时,郑天翔与绥南地委、专署机关工作人员进驻新堂。


集宁战役的“大供给部长”


        1946年1月11日至1月13日,塞外大地风云突变。不甘心于平绥战役中失掉绥东、绥南的绥远国民党军,欲在《停止军事冲突的协定》生效前夕,抢占察绥地区战略要点。绥远国民党军采取闪电式突袭的战术,先后偷袭抢占卓资山、陶林、集宁等地。为坚决反击国民党军的疯狂抢夺,根据毛主席的指示,1月17日18时,我晋察冀、晋绥部队发起著名的第一次集宁战役。在姚喆的指挥下,经过一夜激战,次日早晨我军攻克集宁,并收复卓资山、陶林(察右中旗)等地。第一次集宁战役我军共歼敌4000余人,缴获军马千余匹和大量枪支弹药。战役期间,绥南解放区成为大后方。为做好支前工作,保障集宁战役的胜利,郑天翔领导组织绥南专署及各县区,积极筹集粮草、蔬菜副食、盐麻布匹、鞋袜等军用物资,建立兵站,组织大量支前队、运输队、担架队、民工队,组成浩浩荡荡的支前大军,支援配合集宁战役。这次支前工作,绥南专署一次性完成两万石粮食的征调任务。如期完成李井泉、陈正湘等首长多次直接下达的征集粮草、肉食疏菜和组织运输队、担架队的具体支前任务。当时,丰镇县、凉城县的每个区组织的运输队、担架队少则五、六百人,多则上千人。他们把粮草弹药等物资及时送往集宁、卓资山前线,把伤员安全运到后方医院。同时,征集兵员补充部队,凉城县一个月扩兵100多人。
        那段时间里,郑天翔忙得不亦乐乎,他曾在一次给妻子宋汀的信中风趣的写到:“前线上很紧张……吃的、烧的、伤病员,都需要负责。现在我成了一个大供给部长了。”此外,郑天翔组织有关人员,利用隐蔽关系,用大烟从国民党队伍中换回大量枪支弹药,支援我军,扩展游击队。在支前中,绥南人民不畏流血牺牲,不怕艰难困苦,前赴后继,勇往直前,用生命和血汗绘就了一幅老区人民支援革命战争的历史画卷。贺龙司令员多次对绥南人民的支前工作给予高度评价,对郑天翔的组织领导才能和踏实的工作予以充分肯定和赞赏。
        贺龙司令员在凉城期间,因敌特渗透,凉城遭受敌机多次空袭。郑天翔凭借敌工部长的敏觉,利用情报网络收集敌特信息,组织力量反特除奸,安全保卫,防空隐蔽。他们经过秘密侦查,一次抓捕并处决两名潜入新堂的敌特分子,侦破隐藏在新堂的6名敌特人员,确保了晋绥部队指挥机关和贺老总的安全。
        第一次集宁战役胜利结束后,绥南军民迎来胜利后的第一个春节。期间,郑天翔召开会议,部署安排拥军工作,要求凡有驻军的区、村镇开展慰问、联欢等拥军活动。在井沟村,晋绥部队与当地群众联欢,共同欢度新春。晋绥部队宣传队为当地群众和部队演出传统剧目《将相和》。贺龙司令员与群众同欢,一起观看文艺节目。
        春节刚过,晋绥主力部队陆续撤出绥南,贺龙司令员也随主力离开凉城。部队撤离时,人民群众自发地涌到街头相送,有送干粮的,有送御寒衣的,有送鞋袜的……到处洋溢着军爱民,民拥军,军民鱼水情的感人景象。

        (待续)   
        作者简介:王玉水,市人大副主任;杜文明,市人大专职常委。





来源:乌兰察布文化研究
郑天翔(1914—2013),曾用名郑庭祥,民国3 年(1914 年)9 月9 日出生 ,内蒙
古自治区(原绥远省)凉城县六苏木乡人。

1925 年,郑天翔在凉城县上小学。
1929 ~1934 年,先后在绥远省立第一中学(现呼和浩特第一中学)、北京市立第一中学、北京师大附属中学学习。
1934年,南京中央大学(49年更名南京大学)学习。
1935年,转北平清华大学学习。同年参加“12·9”运动。
1936年2月,入左翼作家联盟和中华民族解放先锋队
1936年12月入党。
1937年,到延安陕北公学学习。
1938年,任陕北公学生活指导委员会训育科干事,陕北公学同学会工作。年底晋察冀边区北岳区宣传部工作。
1939年1月,任晋察冀边区北岳区党委宣传部科长。
1943年,任中共阜平县委副书记兼宣传部长,聂荣臻同志秘书,到延安。
1945年,任绥蒙地区塞北地委宣传部长。
1945年6月,任绥蒙区绥南专员(后兼凉城县长),绥南地委敌军部长。
1946年,任凉城中心县委书记,绥南工委副书记。
1947年,右玉县西山搞土改,晋绥党校学习。
1948年,任中共中央华北局宣传部宣传科长。新中国成立后,
1949年12月,任绥远军政委员会包头工作团团长,中共包头市委副书记,书记,兼市长。
1952年,任北京市委常委兼秘书长,市委副书记兼秘书长。
1955年6月,任市委书记处书记兼秘书长。
1975年8月,任北京市建委副主任。
1977年7月,任北京市委书记,市革委会副主任。11月兼市政协副主席。
1978年5月,任第七机械工业部第一副部长,党组第一副书记。
1979年3月,任七机部部长,党组第一书记。
1982年,任七机部顾问。
1983年4月-1988年4月,任最高人民法院院长,党组书记。
2013年10月10日20时,在北京逝世,享年99岁。
5届全国人大会代表。中共7、8大代表,1982年和1987年均被选为中共中央顾问委员会12、13届委员。
郑天翔子女有郑易生、郑京生、郑小虎、郑小洪、郑小威、郑小武。
宋汀,1919年生,山东省人。原最高人民法院院长郑天翔夫人。原北京市顾问委员会常委、科委主任。2013年6月10日在北京逝世。
       1949年到北京工作,任中共中央妇委委员、华北妇委委员、北京市民主妇女联合会第1届执委会常委,北京市总工会委员、党组成员,北京第1、第2、第3棉纺织厂3个厂联合厂的书记,北京市纺织局局长,北京市第2轻工业局副局长,北京市科委副主任、主任兼书记,北京科技小组和市纺织工业总公司顾问,北京玩具协会会长。1984年离休。1986年8月-1992年12月任中共北京市委顾问委员会常委。





本帖子中包含更多资源

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没有帐号?立即注册

x
弘扬郑文化,振兴我中华。
声明:本人在论坛发表的文章绝大部分是来源于网络,若侵犯了你的权益及文章中错误请告知,并及时处理。在此对那些为郑氏文化付出的宗亲表示崇高的敬意,希望我们再接再励把郑氏文化发扬光大。
232963359 发表于 2013-10-17 17:19:09 | 显示全部楼层

我无语,,,,我哭哭哭哭哭
 楼主| 和林人 发表于 2016-3-21 09:28:55 | 显示全部楼层
山西五台小王村一脉
弘扬郑文化,振兴我中华。
声明:本人在论坛发表的文章绝大部分是来源于网络,若侵犯了你的权益及文章中错误请告知,并及时处理。在此对那些为郑氏文化付出的宗亲表示崇高的敬意,希望我们再接再励把郑氏文化发扬光大。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