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收藏本站

郑氏论坛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connect_header_login!

!connect_header_login_tip!

搜索
热搜: 活动 交友 discuz

郑文焯

[复制链接]
郑吉良 发表于 2013-5-22 15:58:13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郑文焯(1856~1918)晚清官员、词人。字俊臣,号小坡,又号叔问,晚号鹤、鹤公、鹤翁、鹤道人,别署冷红词客,尝梦游石芝崦,见素鹤翔于云间,因自号石芝崦主及大鹤山人,奉天铁岭(今属辽宁)人,隶正黄旗汉军籍,而托为郑康成裔,自称高密郑氏。光绪举人,曾任内阁中书,后旅居苏州。工诗词,通音律,擅书画,懂医道,长于金石古器之鉴,而以词人著称于世,其词多表现对清王朝覆灭的悲痛,所著有《大鹤山房全集》。
    词集《瘦碧词》自署“高密郑文焯”,词集《比竹余音》自署“北海郑文焯”。远祖郑康成,九世祖郑国安于清初有战功,属汉军正黄旗,父郑瑛棨(字兰坡),同治初任陕西巡抚。
    文焯生于清文宗咸丰六年(1856年),十三岁能画指画,吴昌硕曾在他的指画《寒山子》上题赞:“一指蘸墨心玄玄,且园而后大鹤仙。我画偶然拾得耳,对此一尺飘馋涎。鹤与梅花一屋住,有时与鹤梅边遇。梅边遇,兴益赊。毫毛茂,翻龙蛇。”文焯青少年时期曾随其父宦游山西和陕西一带,享受过富贵公子的生活。大约在其20岁前后经历了由富贵到贫穷的急剧转变。其《己卯重九》云:“十载繁华一梦收,及时行乐且勾留。半瓶白酒消闲恨,满目青山忆旧游。翠袖空沾知己泪,黄花须抽少年头。一年一度逢佳节,忍赋新诗断送秋”。
    光绪元年(1875)中举,曾任内阁中书。因七次会试不中,遂绝意进取,自镌私印“江南退士”,弃官南游。因喜爱吴中湖山风月胜景,旅居苏州,为江苏巡抚幕僚40余年。喜与文士交往,与朱祖谋唱酬无间。喜鹤,人见之,常一琴一书,一鹤舞于其间。辛亥革命后,以清遗老自居,又自比陶渊明。居住上海,专精医学,行医于汉口路福利公栈,兼卖书画以自给。清史馆聘为纂修,北京大学聘为金石学主任教授兼校医职务,月俸金八百;皆婉辞不就。曾在除夕画一老梅枝上数萼,忽生横枝,悬大红爆竹,是未经入画之景,题为“春色春声”。某军长见而喜爱,愿以巨资购买,请题双款,郑文焯婉言谢绝。
    其家先世有藏书颇多,同治年间被水淹没不少。以后继续从事金石、书画、古籍的购藏,名人手跋、点校本,遇见即购。藏书处有“大鹤山房”、“半雨楼”等,藏书印有“叔文校定”、“石芝西堪”、“鹤公过眼”、“江南退士”、“大鹤天隐者”、“樵风家世”等。晚年,所藏书大部分出售给人,自称:物无久聚,终必散出,与其给儿孙出售,不如及身料理,尚能得相当代价。其手稿曾被康有为所得数种。编著《国朝著述未刊书目》。
    郑文焯于62岁时死于吴门(苏州)。1918年春卜葬于光福邓尉。郑逝世后五个月,朱古微、梁任公(启超)、叶玉虎等八人上书内务总长钱能训,致函江苏省长转吴县知县,请他们保护郑墓,可见影响之大。
    个人成就:
    词学
    郑文焯的文学作品以词为特长,在晚清词坛独树一帜。以白石、叔夏为法,倡导清空澹雅的美学趣味。即词意宜清空;语必妥溜,取字雅洁;使事用典融化无迹;骨气清空。俞樾曾对其词给予颇高评价。时湘中王闿运以词称雄,及见文焯作,遂敛手谢不及。程颂万、易顺鼎等咸俯首请益,陈启泰说他的词“直逼清真(指宋代周邦彦),时流无与抗争”。词集有《瘦碧》、《冷红》、《比竹余音》、《苕雅余集》等。其后删存诸词集为《樵风乐府》九卷。仁和(杭州)吴昌绶并收集其生平著述,如《说文引经考故书》、《扬雄说故》、《高丽好太王碑》、《释文纂考》、《医故》、《词源斠律》、《冷红词》、《樵风乐府》、《比竹余音》、《苕雅余集》、《绝妙好词校释》、《瘦碧词》、合刊为《大鹤山房全集》。
    医学
    医书有《医诂》一书。收入经方中精要近夏天者,辨其本末;又取经籍传注所记杂家言,疏通证明。然它持论怀疑《灵枢》、贬低张机的方,未为至当,但能追溯方术源流辨别古籍真伪,还是医林仅见之作,另著《千金方辑古经方疏证》八卷、《妇人婴儿方义》两卷,未见传世。郑文焯为近代词学大家,医术只是郑文焯的余技。然而《医故》一书,虽然篇幅不大,但见地殊属不凡。郑文焯的考据功夫,可与黄元同、冯梦香相比。
    书法
    工于书法,康有为称其书法:“遒逸深古,妙美冲和,奄有北碑之长,取其高深而去其犷野。”
    篆刻
    出自《近代印人传》
“先生於印,少即游心漠制,近人唯郑撝叔一人风致近同。虽不常作,然嗜之至老不倦。
    缶翁与之同寓吴中,闲谈亦往往及此。
    『铁尊者』一印,乃先生六十一岁时所刻,附边跋云:『忆昔壶园隣柳巷,过门呼酒相从。苍寒云壑满奇胸,高怀长伴鹤,妙手本雕龙。而今偕隐淞滨老,故庐都付秋蓬,书师樗散两心同。不逢青眼答,还对黑头翁。调寄临江仙。断此以博缶翁道兄坩掌一笑。』可见两人交谊之深。
    先生论印,每有胜义,如云:汉兴有缪篆,为刻印之独体。盖谓意存心手之间,绸缪经营,别构一格,形与势合,追琢成章。神妙萦於方寸,然後砉然迎刃而解,一代文制,资以印信,岂日雕虫小技哉!近世目为文房一□,弗考其制度精义之所在,朝学奏刀,暮已以印人自命;或规规许书,以为汉篆之遗,合是靡所取则;不知汶长为正当时书体之异撰,於刻印义例不能强合也。
    今南北博古家所珍庋汉人公私印记,其结撰之精微二早法之奇妙,洵有不可思议者。』又曰:『治印之难,合天资、学力、精神、兴会又须博之以篆文,驯之以腕力,然後触锋廉断,随势曲赴,尽其一臂之敏,兼有众技之长。《郑文公下碑》,以石好而呈能;锤子京绝技,既工书而善刻,斯道不綦难欤?』复曰:『陶南邨云:古人刻印於密白处偶用疏法,所以见印泥之色妙也,汉印往往於此得流露其精神,然着迹不得,故白文视朱文难工,』诸说并见《王冰铁印存序言》及题记。
   
和林人 发表于 2013-6-2 18:50:11 | 显示全部楼层
郑文焯(1856年-1918年),字俊臣,号小坡,又号叔问,别号瘦碧,大鹤山人。奉天铁岭(今属辽宁)人。
原籍山东高密,远祖郑康成,九世祖郑国安于清初有战功,属汉军正黄旗,父郑瑛棨任陕西巡抚。文焯生于清文宗咸丰六年(1856年),光绪乙亥(1875年)举人。官内阁中书,旅居苏州。博学多才,精词学,词集有《瘦碧》、《冷红》、《比竹余音》、《苕雅余集》,与樊樊山、朱祖谋、况周颐称清季“四大词宗”;又精于音律。康有为称其书法︰“遒逸深古,妙美冲和,奄有北碑之长,取其高深而去其犷野。”
清亡后,移居上海,精医学,行医于汉口路福利公栈,著《千金方辑古经方疏证》八卷、《妇人婴儿方义》两卷。与朱祖谋唱和,1918年卒于吴门(苏州)。1918年春葬于光福邓尉。吴昌绶收集其作品合刊为《大鹤山房全集》
弘扬郑文化,振兴我中华。
声明:本人在论坛发表的文章绝大部分是来源于网络,若侵犯了你的权益及文章中错误请告知,并及时处理。在此对那些为郑氏文化付出的宗亲表示崇高的敬意,希望我们再接再励把郑氏文化发扬光大。
和林人 发表于 2013-6-25 09:36:38 | 显示全部楼层
在近代文苑艺坛上,有一个多才多艺的奇士,他的词被称为清末殿军,他的书法被称为成就高于赵之谦的大家,这个人叫郑文焯,祖籍是山东高密。

一、郑文焯其人

郑文焯(1856-1918),字俊臣,又字叔问,号小坡、大鹤山人、鹤道人、石芝崦主人、冷红词客、大壶、江南退士、指头禅、老芝、樵风、樗散画师、老潜、四飞山居士、天放翁。斋堂号亦多,有瘦碧暗、城东山墅、齐玉象龛、梅鹤山房、善草楼、书带草堂、竹醉寮等。关于郑文焯的祖籍问题,人们议论较多,有高密、铁岭、上海、苏州等说。但郑文焯自称高密人,并有“高密”一印,经常用于书画作品,在其所著《大鹤山人诗集》上也大署高密郑文焯,可见他对于高密之情深意长。从资料上看,郑文焯为清末奉天(辽宁)铁岭人,祖上原籍山东高密,由于历史的原因,其家族在很长的一段时间内,不但祖籍不提高密,连郑氏之姓也不能用,直到郑文焯步入社会,才力争恢复了姓郑、祖籍高密的现实,达到了他认祖归宗的目的。

椐文献记载,郑文焯九世祖国安,于清初镇守关东海岛,以从清军入关有功,被编入汉八旗军籍。曾祖鹤年,祖普安,本生祖普明,大都在清朝为官。父瑛棨,官至河南巡抚,兼署河南、山东河道总督,世称兰坡先生(郑文焯曾用小坡之号源于此),富收藏,喜为诗、书、画,有郑虔三绝之称。文焯生于清咸丰六年(1856年)七月二十八日,自幼天质卓绝濡染家学,6岁即知临摹书画,能作指头画,花鸟、山水、人物皆“著乎立就”,在诗文上也出手不凡,11岁曾随父游洛阳,赋樱桃沟诗:“樱桃红涨雨纤纤,京洛风光旧未谙。绝似熟梅好天气,衣簿香里梦江南。”清新婉丽才华照人。光绪元年(1875年)应顺天乡试中举,官内阁中书。内阁中书为七品官员,职责是在内阁整理翻译誊录文字。清时内阁设满族中书七十五人,汉军中书十三人,汉人中书三十六人,大都是从高官子弟及举人善书者中选用,郑文焯当占汉军籍名额。后来郑文焯连续三次会试名落孙山,不能成为天子门生的进士是其最大遗憾,也就在此时郑文焯开始了认祖归宗不同凡响的举动。

事情是这样的,清时将部分对清朝廷有功人家编入汉八旗,成为准贵族身份,不论在当官还是社会待遇上,都具有诸多优越性。但一旦成为汉八旗人,不能再用原来汉姓起名。如郑文焯之父名为瑛棨而不能称为郑瑛棨,其家人皆如此。这数典忘祖之举使郑文焯感到不安,便想去掉军籍光环恢复汉姓,因此他在中举后会试时,向朝廷礼部提出要恢复本姓之请求。张鸣珂《谈艺璅录》对此事有所记载:“山人本名文焯,字小坡,为兰坡中丞之子,汉军正白旗人。自言原籍高密,为郑康成后裔。癸未会试,呈礼部加复本姓,久经报可。”“久经报可”说明经过很长时间的努力,最终达到了目的。此事在郑文焯给其弟中洪的信中也能看到蛛丝马迹:“添姓一事,闻京外皆不易作到,此时更不暇及,此官册谁尚为改定,且八旗必视为诧异,不可与去也。兄忧思引避山中,苦无舂粮,近拟将所藏珍品,悉售之,此尚有可为耳。”从中可以看出,添姓之事在当时并非小事,会引起八旗人们的惊诧非议,特别是在那多事之秋,存在着很大的风险,于此也可以看到郑文焯我行我素无所顾及的倔强性格。若清楚此事的曲折,郑文焯得到添姓后大力宣传自己是高密郑氏后裔也就不难理解了。从信中还可以看到,这时的郑文焯并不宽裕,已到了卖所藏珍品维持生活的地步。

三番会试的失败,郑文焯遂绝意仕途,“厌京师尘溷”,爱吴中山水幽胜,于25岁南游,旅食苏州,为巡抚幕客,浮泛湖光山色,以著述自娱。其性爱鹤,曾养一鹤非常有灵性,有客人来则鼓翅舞迎阶下,因自号大鹤山人。其妻张氏,字眉君,热河正总管毓泰长女,喜绘画,善鼓琴,与郑文焯志同道合夫唱妇随。郑文焯特喜交友,曾约集同好,成立词社,互相唱答。他性格豪爽清高,喜饮酒,醉则拔剑狂歌,视富贵如浮云。其有《述怀》诗云:“笑杀眼底儿,黄金铸肺腑。富贵是何物?神奇皆臭腐。”所以冒广生评其是“神致清朗怀抱冲远”的“一流人物”。辛亥革命以后,其以遗老居,自比陶渊明,诗文中多流露出对清王朝覆灭的悲痛。卜居上海后,主要以行医为业。其在中医学方面造诣很深,有感于医善治疫者少,乃溯经方之原旨,辨其要义,评述唐以前医籍,并取经籍传注所记杂家言,为之疏证,按治经学之义例,著《医诂》(一作《医故》)两卷,观点鲜明,切中时弊,被誉为医林“仅见之作”。另著《千金方辑古经方疏证》八卷、《妇人婴儿方义》两卷,鲜见传世。

郑文焯为多才多艺之士,其诗词文章颇负盛名。其少年时,便文拟六朝,诗学东川,对于词学,则“深鄙夷之”。据他自己说:“为词实丙辰岁始,入手爱白石骚雅,勤学十年,乃悟清真之高妙。”其风格颇近浙西词派,当然也受到常州词派(特别是王鹏运)的影响。但他能“沈酣百家,撷芳漱润,一寓于词”。后南游十年,侨居吴下,与朱祖谋唱酬无间,所学益进,故其词“格调独高,声采超异”。时湘中王闿运以词称雄,及见文焯之作,便遂敛手谢不及。程颂万、易顺鼎等咸俯首请益。朱孝咸在《疆村语业》中对他做过形象的评论:“招隐处,大鹤洞天开。避客过江成旅逸,哀时间无地费仙才,天放一闲来。”因此得与王鹏运、朱孝臧、况周颐列为“晚清四大家”,卓然自立于词坛。词集有《瘦碧》、《冷红》、《比竹余音》、《苕雅余集》等。其后删存诸词集为《樵风乐府》九卷。仁和(杭州)吴昌绶并收集其生平著述,如《说文引经考故书》、《扬雄说故》、《高丽好太王碑》、《释文纂考》、《医故》、《词源斠律》、《冷红词》、《樵风乐府》、《比竹余音》、《苕雅余集》、《绝妙好词校释》、《瘦碧词》,合刊为《大鹤山房全集》。

郑文焯医学之外,工书画,擅诗词,嗜金石,亦能治印,可谓全才。行医之余卖画鬻书以补家用,又健谈善饮以文会友,与艺坛名人多有交往,尤以王大炘、吴昌硕等最友善,为其所作印章特多。其人品也被世人所称赞,如曾在除夕画一老梅枝上数萼,忽生横枝,悬大红爆竹,前人从未如此画过,题为“春色春声”。某军政要员大为喜爱,愿以巨资购买,请题双款,他予以回绝。后来清史馆聘为纂修,北京大学聘为金石学教授主任,均辞不就,其格调之高于此可见一斑。

郑文焯于民国7年(1918年)戊午二月二十六日去世,终年63岁,葬于光福邓尉山。五个月后,朱古微、梁启超、叶玉虎等八人上书内务总长钱能训,致函江苏省长转吴县知县,请他们保护郑墓,可见其得到了难能可贵的生前身后名,为清末民初颇有影响的名士之一。

二、郑文焯之书法

关于郑文焯之书法,今人论之者不多,近年来重庆出版社出版的“万代书风系列”中有《郑文焯书风》一册,才引起了当代人们的注意。关于郑氏书法作品,大致以楷、行、草为多,皆受碑学影响较大。

郑氏曾被选为内阁中书,可知其有很深的官楷功底,后来学习南北朝碑志,脱尽馆阁本色,追求质朴自然。康有为曾评论其书曰:“大鹤山人词章、画笔、医学绝艺冠时,人所共知,惟寡知其书法,今观所自钞诗稿,遒逸深古,妙美冲和,奄有北碑之长,取其高浑而去其犷野,盖自《张猛龙》碑阴入,而兼取《李仲璇》、《敬使君》、《贾思伯》、《龙藏寺》以及《鹤铭》,凡圆笔者,皆采撷其精华,故得碑意之厚,而无凝滞之迹,近以写北碑称者,赵撝叔、陶心云,然陶误法《龙门》,故板拙,撝叔晚亦写《郑文公》,乃有可观。然若叔问所作,以汉碑、北碑之本体,而寓南帖超逸之气,则近人所少见,所谓鸾翔凤翥众仙下,珊瑚碧树交柯枝。”康南海为倡导北碑书法的旗手,比郑文焯小两岁而晚去逝九年,当为同时代人,他对郑氏书法的分析颇为深刻全面。他认为当时以写魏碑有名的赵之谦、陶璿宣(字心云)皆有缺憾,而郑文焯“以汉碑、北碑之本体,而寓南帖超逸之气,近人所少见”。是谓郑氏既有北碑之质朴又有帖学之灵动,在时人中是出类拔萃者。“鸾翔凤翥众仙下,珊瑚碧树交柯枝”之句,是唐代韩愈形容《石鼓文》书法之句,而康有为用以赞誉郑文焯之书法,可见对郑氏书法评价之高。

对于郑文焯的书法,马宗霍先生《书林藻鉴》也大为赞美:“大鹤山人书,结体纯取南碑,而波磔骏发,复兼有北碑之妙,翩翩奕奕,气味直到六朝。简札诗稿,脱手弹丸,对之殊有骏风。余尝藏山人金石拓片题跋墨迹,笔法细如游丝,清丽纤眠,尤为绝品。”其中马宗霍之论与康有为有合有异,合者皆谓郑氏之书与北碑有关,异者康氏认为郑氏之书是以北碑之体而寓南帖之气,而马氏则认为郑书结体纯取南碑,而点画兼有北碑之妙。人们对北碑大都熟悉,而对南碑了解者较少。南碑是指南朝人所写之碑,代表者如吴《葛府君碑》、晋《爨宝子》、宋《爨龙颜》、梁《瘗鹤铭》等,从整体面貌上看,这些碑版质朴茂密与北碑无异,但在粗犷面貌之中,却表现出了比较细腻的点画笔法和雍容大方的文士风度,这也正是康有为《广艺舟双楫》中“宝南”的原因所在。对照郑文焯作品,确实也表现出了这种内在的书法特征,而这种特征的生成原因有二:一是从郑氏书法学习诸如《瘗鹤铭》等南碑产生的;二是其深厚的馆阁书法功力和高雅的文学气质寓于北碑书法中的结果。

当时对郑文焯书法大加赞赏的重量级人物还有以书法名震南北的李瑞清。李瑞清,号清道人,进士出身,曾入翰林,官至河南布政使。清亡后以遗民自居,寓上海以鬻书为生,其亦是碑学的倡导者,但在篆隶书上成就最大,其“目无二李”“求篆于金”的学篆方法,在某种程度上是将碑学的精神寓于到篆书之中,如同他的抖动笔法一样,在当时都产生了很大的影响。他也被郑文焯书法所折服,曾评论说:“山人书法逋峭冷隽,尽脱去六朝面貌,岂赵撝叔所能耶,良繇其胸次不同耳,余尝谓山人诗名为词所掩,书名为画所掩,有识真者,当以为知言也。”清道人的身份比郑氏为高,但境遇相仿,在书学上又颇得一致,所以他对郑文焯之书大加赞赏颇有惺惺相惜之情。从李氏的评论不难看出,他对郑氏称道的并不是学习六朝书法如何好,而是认为最为可贵处是能“脱尽六朝面貌”,显然语高一等境深一层。接着清道人更为深刻地论述了郑文焯书法之所以能超越时人,真正原因是“胸次不同耳”。胸次者,胸怀志向也。所谓“不同”就是不流于俗,清道人在论书的同时,更加肯定了郑文焯的人品学问,实际上还是将书法回归到带有伦理观点的“书如其人”上去了。另外,清道人认为郑文焯“诗名为词名所掩,书名为画所掩”应为事实,但不能机械地认为其诗高于词、书高于画,因为一种艺术被世人接受重视,其原因是多方面的。

纵观郑文焯之书法,多以行楷、行草传世,在取法上,多得于南北朝碑版意趣,正是时代使然。从其书法的用笔及气息上看,与何绍基、赵之谦一样,受颜真卿行书《争座位》、《祭侄稿》等影响颇大,不少字的结构亦从此而来。其可贵之处是,无馆阁中书之陈腐,无名士矜持之习气。不陈腐则能远离字匠,不事雕琢墨润笔畅,多得天然真气;无习气则不强作姿态故弄玄虚,随心所欲“无意于佳乃佳”。从章法看,既具大碑境界,又有帖学意趣,特别是手札书法,大小参差左右呼应行气通畅,整体谐调满纸云烟;从结构上看,字方态正横空取势,点画茂密郁郁葱葱,如崇山峻岭迭嶂林立;从线条上看,筋畅骨健内力充盈,粗细相间虚实相生,千锤炼化为绕手柔,避免了北碑书容易出现一味坚实所带来的板滞;从意境上看,能寓巧于拙,粗犷而不野乱,清奇而不怪诞,才气横溢之儒雅情调无不聚于笔端,而清高孤傲不谐流俗高驰不顾之态,亦寓于字里行间。

因郑文焯处于清末民初碑学兴盛之时,其书带有明显的时代气息和烙印,而康有为、李瑞清、马宗霍皆为提倡碑学之人,所以他们在评论时难免带有一定的时代局限性和感情色彩。时过百年的现在,我们再来看郑文焯的书法,可能在评论上会更为理性和公允。诸如三贤皆谓郑文焯之书法超过了赵之谦,显然不符合现实,赵之谦学习北碑书自成体系,不但是开风气之先者,而且在成就上也是难以逾越的高峰。比较而言,郑文焯之书不但没有超过赵之谦,恰恰相反的是其书得益于赵氏之法最多,而正是这个难以挣脱的藩篱,才使他始终被笼罩在赵氏之光环下,被后人忽视甚至遗忘。

(张金梁作者单位:吉林大学古籍研究所)

弘扬郑文化,振兴我中华。
声明:本人在论坛发表的文章绝大部分是来源于网络,若侵犯了你的权益及文章中错误请告知,并及时处理。在此对那些为郑氏文化付出的宗亲表示崇高的敬意,希望我们再接再励把郑氏文化发扬光大。
草堂逸士 发表于 2014-5-15 09:58:07 | 显示全部楼层
郑文焯1856-1918年)清末医学家。字俊臣,号小坡,又号叔问,别号瘦碧,晚号大鹤山人。原籍山东高密,后寓居江苏吴县。
光绪元年(1875)举人。为晚清著名词人,兼善书画金石,通医理。曾入江苏巡抚幕府,为官十余年,往来于苏沪间。清亡后居沪,以行医、鬻书画自给。
有感于医善治疫者少,乃溯经方之原旨,辨其要义,评述唐以前医籍,并取经籍传注所记杂家言,为之疏证,按治经学之义例,著《医诂》(一作《医故》)两卷(1890年)。书中医史资料颇多,且观点鲜明,切中时弊。另著《千金方辑古经方疏证》八卷、《妇人婴儿方义》两卷,未见传世。
书带草堂 发表于 2014-6-2 21:34:56 | 显示全部楼层
和林人 发表于 2013-6-2 18:50
郑文焯(1856年-1918年),字俊臣,号小坡,又号叔问,别号瘦碧,大鹤山人。奉天铁岭(今属辽 ...

我们家谱上有记载“七世祖”(是新世,为诸城昌城镇郑家庄“荣祖”世系;老世“六十七世”,为“康成公世系”,谱叙记载始祖与老谱越二世,那就是“九世祖”)在明末崇祯晚期随清兵出关,查遍高密所有宗亲族谱,只有这份族谱记载有随清兵去的···)家谱是顺治辛丑年开始续的,续完到了康熙丁丑岁···
书带草堂 发表于 2014-6-2 21:36:44 | 显示全部楼层
和林人 发表于 2013-6-25 09:36
在近代文苑艺坛上,有一个多才多艺的奇士,他的词被称为清末殿军,他的书法被称为成就高于赵之谦的大家,这 ...

请问,张金梁教授是不是原高密师范的张老师啊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